内容分类
阅读新闻

华龙网:重庆交大学子赴大凉山当支教教师 26节课教会孩子们拼音

[日期:2016-03-24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华龙网讯(通讯员艾青青)316日下午,李佩科上完最后一节课,立刻飞奔回寝室,迅速打开电脑,确保网络畅通后,他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欣喜地等待着一个来自四川大凉山的视频电话。很快电话接通了,看着电脑屏幕上为了抢着和他聊天而争先推搡的几个彝族小孩,李佩科知道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,青春不虚此行。

理想遇到“下马威

   今年1月,重庆交通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李佩科决定去支教,这个决定十分仓促,准备时间短暂,所以可供选择的学校不多。而此时此刻的大凉山布拖县修齐新彝小学由于学生只过彝族年,寒假并不休假,同时也面临着教师稀缺,班级人数庞大的问题,最多的一个班有近百人。李佩科和修齐新彝小学“一拍即合”,他出发去新彝小学前,并不了解这所小学的具体情况,“当时我想,只是去教小孩子,没什么大问题,后来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过于简单”李佩科说。

216日李佩科从重庆出发,坐了19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到达西昌,和同去支教的两个大学生碰头。几个第一次支教的热血青年是那样激动又兴奋,哪里猜得到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个“下马威”。“什么没车票了?可是现在才早上8点呀!”同去的伙伴惊诧的说道。从西昌市区到布拖县城的客车车票由于春运全部售罄,三人不得不选择“黑车”前往布拖县。一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,“黑车师傅”根本听不懂汉话,也不识字,三人经过异常艰难交流才和他谈好价钱。从西昌到布拖道路盘山环绕如过山车,路面坑坑洼洼,“惶恐不安,心惊胆战”李佩科这样形容当时的心情。“错车的时候,车轮有一半在路沿上悬挂,我当时根本不敢大口呼吸。”李佩科一行人花了六个小时抵达布拖县,又步行了半个小时才到达特里木镇飞铺村修齐新彝小学。

“我当时真的怀疑自己走错了,被大山包围着的学校,校舍就是工地的活动板房,孤零零的。”虽然他早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,但是看见此番景象,还是很“惊愕”。当时有一名大学生支教老师正要离开,有二三十个学生围着这位老师,一边哭一边用很撇脚的汉语说“不要走”。那个瞬间,李佩科就做了一个决定,“好好干不枉此行。”

“我是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位老师”

18日当晚是李佩科在学校度过的第一晚,也是最为艰难的一个晚上。由于学校人手十分紧缺,物资贫乏,缺乏棉被的李佩科和两个同伴就盖着自己的厚衣服将就睡去。布拖县海拔2400米上下,冬天气温低至的零下20度,地貌被当地人概括为:三个坝子四片坡,两条江河绕县过,九分高山一分沟,立体气候灾害多。在这样高海拔、低气温的气候环境,李佩科毫无悬念地感冒了,第二天一大早登上讲台的他嘴唇和鼻尖都肿了,引得班上的学生哄堂大笑,他也并不恼怒,和同学们开玩笑说“大家以后就叫我感冒老师吧”。

这个学前班是刚成立的,班上孩子年龄从7岁跨度到13岁,在城市孩子已经能准确进行简单算数的年龄,他们还一无所知。“我将是他们人生中第一位老师,让我内心有点忐忑。”李佩科说。可是让他内心从“忐忑”到“波澜壮阔”的事还在后面。

26节课教会了汉语拼音

“他们要么呆呆地笑,要么傻傻地哭。”李佩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:交流困难。

班上只有极个别学生会说几句简单的汉语,大多数同学都只讲彝语,和学生交流时还需要一个“专职翻译”——班长李来瓦日,这个因为成绩不好从一年级被调到了学前班的腼腆的小男孩,因为担任了“班长”这个职位,而变得格外热心,学习充满干劲。在他的帮助下,李佩科用耐心和韧性一点点消除了语言交流给教学造成的困难。“学会汉语对他们以后来说非常重要,可能会影响他们一生。”想到这些李佩科就不敢懈怠,凭着这份爱心和责任感李佩科花了整整26节课终于教会了他们汉语拼音。

“孤儿学校”的爱心交流

语言上的交流不便,李佩科成功“通关”。而“心灵上的交流缺失”却是李佩科最大的困难。布拖县属于高寒山区,经济落后。落后的医疗条件,恶劣的气候环境,使当地人口自然死亡率很高,由此产生大量的孤儿。修齐新彝小学就是这样一所“孤儿”学校,由学校负担这些“孤儿”的生活住宿,并帮助他们完成九年义务教育。这些10来岁的孩子们,表面看起来少不更事,大多数却已经经历了生死离别,内心层层封闭。有几个孩子都是刚刚父母双亡,而被送到李佩科的班上,“他们就在角落里哭,不管我怎么哄,他都不理我。”李佩科伤感地说到,“我意识到我的工作不只是教语言那么简单,打开他们的内心成为更为重要的部分。”

一天晚上大雪纷飞,一个学生却在用冷水洗头,李佩科又气恼又心疼的责骂了她,替她吹干头发,那个学生的父母不久前才离世,来校后每天都“泡”在眼泪中,一句话也不说。第二天上课,这个一句汉语也不会说的小女孩竟生涩地叫了李佩科一声 “李老师”。“我当时很感动也很心酸”李佩科说。他还利用课余时间组织各种游戏,在雪坝子上和学生们疯玩,“我想让他们笑,像个普通的小孩子一样。”

不一样的春节

当时李佩科决定去大凉山支教,母亲就极力反对,最后发展为冷战,但是为了兑现给校长的承诺,李佩科还是“一意孤行上凉山”。“我骗我妈说大雪封路,出不来。”原计划是只呆20多天,面对家人再三催促回家的电话,他迫不得已撒了谎,临时决定留在修齐新彝小学过春节。为了让孩子们能吃上饺子,他第一次自己动手擀面和面,与其他同去支教的伙伴一起忙到晚上10点半才做好饺子。“想让他们知道还有一个和他们身处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,想给他们一个梦。也许我留下的知识很少,但是希望的力量很大。”李佩科表明自己的用意。

 初到新彝小学看到的那一幕在自己身上上演了,“一群小家伙抓着、拽着,趴在我的箱子上,又打又扯地不让我走。”李佩科回忆道。回忆起离开布拖时的场景,李佩科眼睛湿润了。“看着别人总是无关痛痒,而当自己经历了个中由来才顿觉心酸。”

华龙网:http://education.cqnews.net/html/2016-03/22/content_36561831.htm

网易:http://news.163.com/16/0322/11/BIORCROI00014AEE.html

打印 | 录入:xsgz | 阅读: